您好,欢迎来到【华辉试验机】网站!

【华辉试验机】-专注实验/检测/质检/测试设备/实验模具仪器生产和制造

咨询电话

13921944678

{cms:indexname/}
技术动态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技术动态

莫要稳定监测需要科学监测

发布时间:2016-11-17 阅读:0次

    湖南省浏阳市镇头镇长沙湘和化工厂长期镉污染,严重伤害村民的生命健康,当地民众数月来不断向有关部门反映,最终在7月30日上街抗议。事件发生后,长沙市县两级政府采取措施,及时成立了镉污染事件处置工作指挥部,决定永久关闭湘和化工厂,并对周边群众进行补助,对周边污染进行详细调查。负有直接责任的工厂法人代表已被刑事拘留,浏阳市环保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被停职。

    肇事企业湘和化工厂自2004年4月以来,未经审批建设炼铟生产线,导致镉污染,直到2009年4月才被迫停产。其间,当地村民不断反映其饮用水安全问题,包括上访、媒体报道、网络发帖、邀请环保部门进行水样检测,甚至动员当地学生给市长写公开信,但事态未能以这些缓和方式得到解决,直到最终上级督办,当地环保局长和分管副局长停职,这起旷日持久的环境事件才进入解决程序。

    事件以如此突兀的方式终结,值得深思的地方很多。环境污染事件不同于别的社会公共事件,它有一个渐进发展的过程,提供了众多着手解决的机会。最重要的是,环境污染监测是一门科学,有国家法定的监测标准。这就使环境污染事件中的复杂利益博弈,并不是全无底线的各方争斗。超标就是超标,污染就是污染,它不随企业大小、权力高低而失去其客观性。因而,环保部门要僭越环境监测的科学性,从中立的公共管理者角色脱位,首先就意味着环境科学监测的扭曲,然后才是对公共职责的背叛。

    浏阳镉污染事件中,这家污染企业违规生产长达六年之久。厂区周围树林大片枯死,村民相继出现全身无力、头晕、胸闷、关节疼痛等症状,但始终未能得到重视。如此明显的污染症候,却未能撼动当地环保部门的所谓科学监测。浏阳市环保局在今年3月的举报回复中,承认该厂有违规,但否认镉污染,并称只有工厂里不注意防护的工人可能会镉超标。而当地政府要求环保局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“制作一些宣传资料,让老百姓对铅中毒和镉中毒有一个比较理性的认识,让他们在心理上克服恐惧心理”。

    但是,戏剧性的结果仅仅在五个月后就出现了。处置此次污染维权事件的官方材料认定,“省市环境监测部门的监测结果和专家调查咨询意见认为,化工厂是该区域镉污染的直接来源,非法生产过程中造成多途径的镉污染,是此次区域性镉污染事件的直接原因。”而污染区内民众全面体检结果,有1/6的群众镉超标。如此正反对照的监测结果,使环境监测的科学鉴定,变成了随机应变的政治鉴定。当环境监测丧失实事求是的科学标准,沦为可以随意敷衍扭曲的权力表演,环境污染事件如何能避免走向社会冲突?

    这种行政权力的随意性吞噬环境监测的科学性,不只是构成专业科学性的失落,更严重的是,它使政府环保部门的监管丧失了起码的原则,成为可以随意捏造的借口和理由,造成政府公信力的可怕流失。公众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,某些环保部门的环境科学监测,事实上变成了对民众维权事态演变的稳定指数监测。当一地污染延续而民心离散时,这样的监测所透露的,不过是稳定指数高企掩盖了污染指数高企。于是,环境污染不再是一个依据科学监测定论的专业问题,而成为了依据稳定指数选择性定论的社会问题。

    因此,对浏阳镉污染事件的反思,不应只是停留在影响社会稳定的环境维权事件这样的理解上,它同时表明了某些基层政府在处置类似问题上的一种思维定式,就是轻视环境监测的科学性原则,只重视维权事件本身的所谓稳定性后果。正是这种思维,推动本来可以依靠公正的科学监测即能处置的环境污染问题,一步一步走向高度紧张的社会冲突。这种舍本逐末的环保行政监管,恰恰酝酿了环境维权事件的升级。就此而言,浏阳环保局长停职不应只是行政问责之下的个人际遇,还期待它是环境监测执法尊重和贯彻科学性的开始。

热门产品